欢迎进入信誉网赌官网!

10天内米庄理财与玛瑙湾先后出事支付宝前高管们的网贷生涯之殇
栏目导航
当前位置:信誉网赌 > AG平台 >
10天内米庄理财与玛瑙湾先后出事支付宝前高管们的网贷生涯之殇
浏览:83 发布日期:2020-01-01

值得关注的是,玛瑙湾创始人兼董事长的陈达伟及其核心团队,基本上都来自支付宝。这是不到10天内,第二家由阿里系前高管创立的网贷平台出事。元旦前两天,P2P平台米庄理财涉嫌非法吸收存款被立案,创始人钱志龙曾为阿里75号前员工,参与创建支付宝。

2015年6月,陈达伟离职创业。作为曾经的支付宝研究院院长,陈达伟的工作能力与个人魅力自然不小,因此,其创业核心团队中有不少支付宝前同事。比如,玛瑙湾技术总监马荣海,就曾任蚂蚁金服无线事业部高级工程师,曾参与开发支付宝钱包、开放平台、红包项目、支付宝服务窗、双11大促等项目。

但令很多人不解的是,与其他平台创始人不同,像陈达伟、钱志龙这样的支付宝前高管,无论是企业管理、金融从业乃至内部创业,都曾经有过很成功的经历,为什么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不约而同摔了大跟头?

值得注意的是,类似的网贷平台清盘公告公众已见过不少,包括钱志龙创立的米庄理财。只不过,与玛瑙湾强调国家政策大变动的背景相比,米庄理财则更加突出逃费债的日益增多。

公开信息显示,钱志龙1999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物理系;2000年加入阿里巴巴,工号75,曾在十年内完成3次内部创业,一手组建中国供应商、支付宝、阿里妈妈等项目。应该说,当时的他算得上阿里系内敢打敢拼的骁将。

前几年,在网贷野蛮生长时,杭州与北上广深一起被称为网贷重镇。如今,在监管高压下,杭州已沦为网贷平台清盘的重灾区。这些网贷平台中,有不少都是阿里系特别是支付宝前员工离职后创立,其中自然包括近日接连出事的米庄理财与玛瑙湾。

“无奈在如今的行业政策持续收紧,经营环境持续恶化,外部债务催收困难重重、恶意逃废债日益增多、投资人信心严重缺失等等多种因素综合判断后,平台已经无法保证持续良好地运营。经公司管理层的慎重决定,我们今天只能选择平台停盘并进行有序退出程序……”米庄理财在公告中称。

2019年12月初,玛瑙湾发布公告称:“2019年以来,网贷行业发生较大的变化,国家政策明确以退出为主要方向,为了最大程度地保障出借人利益,平台决定于2019年12月8日起,正式启动退出工作,并通过业务转型实现企业平稳发展。”

无独有偶。与曾参与创建支付宝的钱志龙相比,陈达伟在支付宝的经历与职位更靓丽。

原标题:10天内米庄理财与玛瑙湾先后出事支付宝前高管们的网贷生涯之殇

玛瑙湾称,退出工作在相关政策法规的框架下进行,并在相关部门的协助下全力进行合法催收,最大程度地保障出借人利益。“公司已经成立由CEO、高管、员工等核心团队组成的退出工作组,负责整个退出工作,保障存量网贷业务有序退出和出借人资金安全。”

一位网贷业内资深人士告诉WEMONEY研究室,“这些从支付宝辞职创业的前高管,骨子里渗透着强烈的流量意识。这些人做网贷,首先想到的就是如何最大限度地拉来流量,然后再考虑下一步。但金融业特别是信贷领域,借钱是要还的,钱投出去很可能是回不来的,这些都不是流量所能解决的。”

1月2日,“平安西湖”发布警方通告称,元旦当天,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依法对杭州玛瑙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玛瑙湾”)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进行立案侦查。目前,公司负责人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相关资产也在查扣中。

业内人士分析,玛瑙湾此次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进行立案侦查,大的背景是,网络借贷机构分类处置工作推进加速,限期出清已是势在必行。

2010年,钱志龙辞去支付宝消费者事业部总经理职务开始创业,开发了国内首个手机IM软件群、导购网站“逛”;2014年创办年轻人分期购物商城爱又米。2019年7月曾传出赴港上市的消息。截至目前,爱财集团先后完成了四轮融资,融资总额5.7亿元。

文/海川

根据公告,自2019年12月18日20:00起,米庄理财平台停止发布一切标的,同时停止对到期标的进行单独兑付;自停盘之时起开展整体资产清查和评估,并及时成立出借人委员会,将商议兑付方案。据了解,截至2019年11月30日,米庄理财借贷余额13.19亿元,当前出借人数1.2万人,当前借款人数12万人。

大同小异的清退公告

似曾相识的支付宝履历

2019年12月29日,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发布通告,杭州信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钱某龙主动向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投案。这位钱某实际上就是业内知名的钱志龙。

知情人士介绍,玛瑙湾董事长兼CEO陈达伟2009年加入阿里集团,花名“房玄龄”,曾任支付宝研究院院长、支付宝投资部总监、蚂蚁金服总裁助理,在第三方支付、互联网清结算、互联网理财等领域有丰富的经验和积累。

殊途同归的清盘命运

元旦的钟声余音未绝,杭州金融圈就再次传出网贷平台被查封的雷声。

在阿里期间,陈达伟的得意之作当属2013年入主天弘基金,一手打造了业内知名的货币基金余额宝。次年余额宝年化收益率达到顶峰,后收益率逐渐下滑,被东方财富网旗下天天基金网抓住机会迎头赶上。这件事陈达伟深感痛失良机。随后,陈达伟被调去担任总裁助理,工作内容以写PPT和接待重要人士为主,逐渐淡出支付宝核心业务。

玛瑙湾官网信息显示,截止2020年1月1日,玛瑙湾累计交易金额417.8亿元,借贷余额25.89亿元。

“自2015年12月12日上线以来,公司得以发展壮大,并在历次来的合规整治和市场震荡中生存至今”。玛瑙湾清退公告中的这句话,透露出些许的不甘与浓厚的艰辛意味。

在金融领域,产品设计、投资周期、底层资产之间,关系非常复杂,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流量所能解决。“从目前所能了解到的情况看,无论是米庄理财还是玛瑙湾,在产品期限配置上,可能都出现错配问题。当遭遇巨大的外部风险冲击时,平台资金很可能都出现了断流,已经无法做到有序清退。另外从2018年行业‘雷暴潮’,坏账率大幅上升,这才是其实控人被迫自首或被立案侦查背后的真正原因。”

展开全文